当前位置:magitour.com国学红楼梦中黛玉说生活总是不尽人意是什么意思?
红楼梦中黛玉说生活总是不尽人意是什么意思?
2022-10-08

林黛玉生得倾城容貌,兼有旷世诗才,名列“金陵十二钗”正册之首。今天趣历史小编给你们带来全新的解读~

从世俗的角度来看,林黛玉在贾府的日子过得实在是滋润。荣国府的老祖宗史老太君宠爱她,荣国府的活龙贾宝玉爱着她,吃穿用度更不必说,自然是享受最好的待遇。

第49回“琉璃世界白雪红梅”,正值大雪天,其他姑娘们穿的都是清一色的大红猩猩毡斗篷,唯林黛玉穿的是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,其质量远远超过薛宝琴的凫靥裘;

第40回“刘姥姥游大观园”,贾母因看到潇湘馆的窗纱旧了,便叮嘱王夫人、王熙凤抓紧时间给黛玉换上新纱;

第58回宫中老太妃薨了,贾母、王夫人等需要进宫随祭,不能照管家中事务。临行前贾母亦千叮咛万嘱咐,让薛姨妈要注意照顾林黛玉,于是贾母等人前脚走,薛姨妈后脚就搬到潇湘馆起居,就是为了方便照顾林黛玉;

甚至在大观园内设置厨房小灶,都很大程度上源于贾母担心林黛玉身体不好,在贾府、大观园间来回穿梭不方便,特意给大观园内安排了灶房......

这些种种都说明了一个事实:林黛玉在贾府的生活过得相当不错,不仅衣食无忧,还能享受到各方的照管。而林黛玉却在《葬花吟》中写下“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”这样的消极之句,貌似跟她的处境不相符,颇有无病呻吟的意思,是林黛玉太贪心了吗?还是她太过矫情,身在福中不知福呢?

对于“风刀霜剑严相逼”解读,林黛玉曾给过自己的解释。《红楼梦》第45回“金兰契互剖金兰语”中,宝钗规劝黛玉吃燕窝粥来保养身体,林黛玉深受感动,于是和薛宝钗吐露心声:

黛玉叹道:“细细算来,我母亲去世早,又无姊妹、兄弟,我长了今年十五岁,竟没一个人像你前日的话教导我......这会子我又兴出来,熬什么燕窝粥,老太太、太太、凤姐姐这三个人便没话说,那些底下的老婆子、丫头们,未免不嫌我太多事了。你看这里这些人,因见老太太多疼了宝玉和凤丫头两个,他们尚且虎视眈眈,背地里言三语四的。何况于我?”——第45回

细品这段话,恰恰包含了林黛玉在贾府受的物质、精神上的双重折磨。

很多人都说林黛玉在贾府受的折磨仅仅是精神上的,这种说法只对了一半。严格来说,林黛玉也受到了某种程度的物质困境,比如此处的燕窝粥,林黛玉就不敢开口去要,担心自己不是贾家的人,动不动要这个,要那个,会被贾府刁奴背后诟病“就你林黛玉屁事多”!

当然,林黛玉可能并没有真的听到某个刁奴诟病自己,但她太聪明了,曹公称赞她“心较比干多一窍”,绝不是随便说说的。林黛玉没听到过别人说自己的闲话,但却看到、听到过其他人对王熙凤、贾宝玉的算计。

这一点书中记载得太多了,比如赵姨娘偷偷向马道婆说王熙凤的坏话:了不得,了不得!提起这个主儿,这一分家私要不叫她搬送了娘家去,我就不是个人。(第25回)

第66回,小厮兴儿评价王熙凤:嘴甜心苦,两面三刀,上头一脸笑,脚下使绊;明是火,暗是一把刀,都占全了;评价贾宝玉:外头人看着好个清俊模样儿,心里自然是聪明的,谁知是外清而内浊。

第77回,贾宝玉探望病重的晴雯,遇见其嫂多姑娘,多姑娘对贾宝玉的认知是这样的:成日家听见你风月场中惯作工夫的,怎么今日就反赸起来。

王熙凤、贾宝玉两个人是荣国府的人,两人还都深得贾母宠爱,可结果呢?他们的风评并不好,而且多是谣言,后期王熙凤典卖自己的金项圈来维持荣国府的面子,可谓殚精竭虑,可那些刁奴还是一个劲儿诽谤她;贾宝玉对女孩尊重,不涉皮肤滥淫之事,可传到外面,却成了“成日风月场中惯作工夫”,这些谣言都是谁传的呢?除了贾家内部人员,还能有谁呢?

凤、玉两人这般受宠,尚且被黑得这么惨,林黛玉明明白白看在眼里,一向聪明的她自然要举一反三,影射到自己身上,就导致她不敢在物质方面有过多要求了,免得授人以柄。

另外,林黛玉在向宝钗倾诉时,还提到“我今年长了十五岁,竟没一个人像你前日的话教导我”,这就透露出林黛玉的另一个精神困境:她始终无法真正融入荣国府,荣国府也没有给她融入的机会!

林黛玉先是弟弟去世,其后父母双亡,这给她的人生观造成毁灭性的冲击,林黛玉消极人生观很大程度上就是从这里开始的,甚至可以推断:如果林黛玉没有这层人生经历,她的性格底色大概率会和王熙凤相似。

在贾府中,贾母、王夫人、邢夫人、薛姨妈等人对林黛玉都不错,尤其是贾母,对林黛玉可谓是关怀备至。但这种关怀仅限于物质上的补给,言语上的宽慰,并不足以弥补林黛玉缺失的亲情。

换句话说:林黛玉在贾府受到的只是亲戚长辈的同情和关爱,而不是血浓于水的亲情。

薛宝钗不过教导林黛玉几句,让她少看才子佳人的杂书,免得天天沉溺偶像剧思维,移了性情就不好了,就把黛玉给感动坏了,觉得自己长了这么大,从来没有人教诲我,立刻对宝钗心生好感。

同时,林黛玉心理上融入不了荣国府这个大家庭,跟客观环境也有很大关系,比如第62回贾宝玉生日,期间探春悉数众人生日,唯独忘了林黛玉的生日日期,期间袭人说了这么一句话:

探春笑道:“大年初一日也不白过,大姐姐占了去,怨不得她福大,生日比别人就占先。又是太祖、太爷的生日,过了灯节,就是老太太和宝姐姐,他们娘儿们遇巧,三月初一是太太,初九日是琏二哥哥,二月没人。”袭人道:“二月十二是林姑娘,怎么没人?就只不是咱家的人。”探春笑道:“我这个记性是怎么了?”——第62回

诸君可以试想一下,如果你是林黛玉,被贾家收养,看着贾母对自己不错,也想拿荣国府当自己的第二个家,结果突然听到袭人这句“林姑娘不是咱家的人”,你会作何感想?恐怕刚刚萌生的亲情念头,会立刻被打消——人家都说你是外人,你自己还把荣国府当自己家,是不是脸皮太厚了?

荣国府是赫赫国公府,除了主子阶层,更多的是下人,人一多,嚼舌根的也多,只要有一个人言谈中无意提到“林姑娘客居荣国府”的话头,就足以让林黛玉心生忌惮,在这样的环境下,她怎么可能脸不红气不喘地说:贾家就是我的家?

因此,林黛玉的那句“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”并非是矫情之语,而是人情世故的悲凉,若非置身其中者,安知其苍凉?